“打工”的方式旅行 出游无需与现实妥协

中国的“间隔年”,是一位来自潮州的80后小伙子带动起来的,他的《迟到的间隔年》以及“间隔年”的生活方式,几乎成为在校大学生“膜拜”的理想。大学生如今时兴在长达2个月的暑假实现自己小小的“间隔月”,以“打工”的方式旅行。目前最受欢迎的是旅游胜地稻城、大理、丽江等。暑期又快到了,满脑子都是活跃细胞的大学生,不愿意啃老又想出游的大学生,是否已经筹划好了自己打工旅游的行程呢?是否将“间隔暑期”作为闯荡江湖的第一步呢?

名词解释

间隔年(Gap Year)是西方国家的青年在升学或者毕业之后工作之前,做一次长期的旅行,让学生在步入社会之前体验与自己生活的社会环境不同的生活方式。在豆瓣、天涯等网络社区中有相应的召集帖,在国内各地的青年旅社都提供这样的项目,可在各地青年旅社打工,然后换取免费的食宿,以劳动换取基本生活,既公平又便宜。在一个地方待上一段时间,还可以换到下一个目的地,相当自由。另一个正在兴起的趋势是学生投身于全球教育,包括语言教学,居住在当地人家,文化传播,社区服务和独立学习。

主角梁M M,2011年7月、8月,大学二年级的暑假。

自述

早在2010年的11月,在网上看到很多青年旅社招义工的帖子,虽然向往,但真的很难想象自己会成为其中的一员。偶然的一天,看见一家咖啡馆发的义工招聘,语气颇为挑衅,一怒之下就联系了对方,稀里糊涂地就定下了暑假为期两个月“打工旅行”的计划。

亲历

武汉-稻城,无比漫长的“打工前奏”



梁MM说,世间的景色千千万万,看过了这处还有别处,偏偏有一两处就能刹那之间打动你,好像有某种缘分中指引着一般,只瞧上一眼便心潮澎湃不能自已。


稻城的小孩纯朴可爱。

从武汉出发,目的地是四川稻城。在中国穷游最好的方式首选是火车。先到成都,再往稻城方向赶路。出发之前,已听闻“去往稻城的路,宛如朝圣之路。”当时内心暗想“只有曲折漫长才更显珍贵。”
现实中独自踏上传说中的318国道,受尽折磨了才明白,什么叫曲折坎坷什么叫长路漫漫。

第一天成都到康定,中午一点钟上的车,翌日凌晨十二点多到达,一路上堵车修车,所有可以想到的不良状况都遇上了:到最后车子瘫痪在路上,一车子人站在路边拦过路的顺风车,这才三三两两地到达了目的地。

第二天康定到稻城,大清早六点不到就出发,翌日凌晨一两点才到站,二十多个小时在路上颠来倒去,光车祸就看见过好几起,重型卡车碎裂的玻璃、盘山道上滚落的碎石,现在想来都还历历在目。蜷缩在狭小的空间里浑身僵硬或者在路边一站就好几个小时而车子依旧半步未动。凡此种种,成为“朝圣”路上的家常便饭。

后悔与希翼一路交织

为什么要吃这么大苦头花这么多钱跑到这遥远的小城来,值得么?是,沿途有不少景点,逛了成都的锦里,爬了康定的跑马山,但这些与沿途的折磨与颠簸相比,孰重孰轻?一路上,这种后悔基本上占据了上风。

抱着悔恨,在晕车的催发之下,情绪低落得近乎崩溃。这个时候,颤颤悠悠的大巴车在盘山路上转了又转,忽地翻过一个山头,眼前豁然开朗:草原。

一片草原赫然出现在山顶,绵延的绿色好像一直铺到了天边,巨大的白色藏文印在山坡,五彩的经幡随风飘扬,几头小牛悠然晃悠,还有骑行的旅人,将自行车放倒在草地上,并肩坐着,满脸的轻松,好似一路的疲惫都被抛却了。看着这幅安逸的画面,内心瞬间恢复平静,沿途所有艰辛,在这一刻都得到了“回报”,多少还有一点点为刚才的后悔而羞愧,憧憬与希翼成为草原过后最大的愿景。世间的景色千千万万,看过了这处还有别处,偏偏有一两处就能刹那之间打动你,好像有某种缘分指引着一般,只瞧上一眼便心潮澎湃不能自已。

高原的日子原来无比好过

如约来到“高原反应咖啡馆”,首先学的就是各种饮品的制作,后劲十足的蜂蜜青稞酒,酸甜爽口的可乐酸酒,金色大壶装的酥油茶,小瓷杯盛的热巧克力……当然,最重要的还是一罐罐各式的咖啡豆,蓝山、意大利、曼特宁、摩卡、巴西、云南小粒,超喜欢用长勺把咖啡豆倒进搅拌机里的声音,大颗的豆子转眼变成细细的粉末,之后在虹吸壶里翻滚将清水染出诱人的颜色。

偶尔碰到可心的旅人便围坐成一桌,交换旅途的见闻,天南地北地胡侃一通,背着大背包的徒步者讲述起拜谒深山中少有人问津的寺庙;刚从山里支教出来的大叔则一边抱怨山里不通水不通电手机还没有信号,一边又满脸自豪地说起孩子们听他讲课时满脸认真的模样,还有隔三差五被村民塞给他的腊肉蔬菜。还有远道而来的国外背包客,二十出头的年轻男女来到陌生的国度听着陌生的语言,却一个个笑得那么甜美。(来源:南方都市报 南都网)

新驴、老驴、嫩驴、弱驴们围坐在火炉旁,操着不熟练的英语聊着各自的国家和生活,大家一直聊到深夜了才依依不舍地告别……一天,一天的打工,高原的日子原来无比的好过。

稻城的每个晚上都是一场狂欢

当然,打工旅行的目的不在打工,“醉翁之意”在于旅行。咖啡店老板自是性情中人。等到天气好的时候便跟老板讨了假,三四个店员或与其他游客一道,出发到周边的村子里闲逛,带上凉菜零食,再抱一个大西瓜,开着车在路上兜风,车窗大开,周围辽阔的视野和青翠的草地花海让人有大喊几声的冲动。于是真的叫了,吼似的唱康定情歌,唱卓玛,跑调跑到天边了也无所谓,反正车子拐个弯,声音就被甩在了后面。藏族的孩子都很热情,你冲他们招手便能得到相同的回应,这车人便个个喊着跑调的歌,带着张狂到扭曲的笑容,扒在车窗死命挥手———在稻城大家都是快乐的疯子。

稻城的每个晚上都是一场狂欢,当天色渐渐暗下去的时候,人们开始聚集在雪山广场上,既有穿着藏袍皮肤黝黑的当地居民,也有身着冲锋衣还围着新买的民族风围巾的游客,认识的或不认识的,都在音乐声中共同起舞。

Q&A

Q:你自己的义工旅游的经历,带给你自己的改变是什么?那一段暑期打工旅游的经历,会给你与日后的生活、理想带来什么样的改变或触动?

A:我的厨艺大有进步,能调一堆咖啡饮料还有酒,还能非常淡定地处理完几大盆油腻腻的锅碗瓢盆———对于家务白痴的我来讲,这些变化很实用。

当然更重要的是见识了另一种生活,在之前觉得人生就应该是努力读书、毕业后努力工作、然后再努力存钱买套房子、在某个城市生存下来,这一切太自然而然,以至于让人忘却了其实还可以有不同的选择。可是在稻城,这些主流的人生规划反而成了小众另类,这里的常态是放弃大都市里高薪的工作来开个旅店,是每天几百号人骑着自行车往西藏去,是藏民们住着独门独院的漂亮藏房慢悠悠地转经朝圣……看得多了不禁想,或许实现梦想的成本并不是那么高,没有必要跟现实妥协得面目全非。

Q:旅途中干过最疯狂的事是什么?

A:从稻城搭车回成都,历时两天,搭了七辆车,终于到达目的地。其实最初的打算是和人拼车,可是临时被放了鸽子,背着大包小包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干脆硬着头皮往马路边一站,拦起车来。

Q:旅途中有过艳遇吗?

A:自己没有碰上,不过一个夏天着实旁观了不少场“艳遇”。不同于玫瑰、音乐、烛光晚餐的精细,藏地的浪漫很大气粗犷,许多人应该知道跑马山知道康定情歌或者知道仓央嘉措,还有好多藏歌,喜欢就直直白白表现出来,毫无顾忌。

Q:每年旅游的开销占你收入的比重是多少?

A:我还是穷学生,所以要不穷游,要不借助些活动项目出行。可能我在外面晃一两个月的钱,别人不过住两天宾馆吃几顿饭就花完了;住二三十的床位希望能还省下几块钱来,偶尔吃顿好的打下牙祭就乐得不行,选择一种出行方式,然后就投入其中,自然会有所收获,而不在于花了多少钱。

Q:下一个旅游的目的地是哪?

A:西藏,想去看纳木错还有古格王朝遗址。

Powered by Discuz! 7.0.0

© 2001-2009 Www.Go2cn.com.

中国穷游网 |联系我们 |论坛统计 | | TOP

GMT+8, 2020-9-30 11:02, Processed in 0.051122 second(s), 8 queries,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