黔东南原生态之旅

本次利用十一假期游走了黔东南一带,行程安排得很紧凑,同时也避开人潮高峰期,一行人一路欢声笑语,所以整个旅途中有几处让我感触很深,于是将一路的所看、所想、所感、所思记录下来,跟朋友们分享下。

此次的行程是这样的:

9.30晚上八点:珠海出发

10.1晚上抵达:广西程阳,一个山清水秀的好地方。

10.2:贵州黎平肇兴,进入贵州的第一站。

10.3:小黄,侗族

10.4:岜沙,中国最后的枪手部落。

10.6:西江千户苗寨,在贵州的最后一站,也是一个最成熟的商业味相对重些的地方。

10.7:北海停留几个小时,晚上12点回到珠海

我想用几个关键词或句形容,“红歌会、美食伴我行、原生态、苗族妇女的肩膀是最硬的、一个枪手的葬礼”

红歌会

2009.10.1迎来祖国60年生日,很遗憾因为赶路我们无法看到阅兵仪式,但是一车人也没有闲着,唱歌消磨时间。随即太跟潮流的歌不能引起一车人的共鸣,还好大家大多是80后,所以儿时听到的和学过的歌都差不多,也大多能唱个高潮,不知何时渐渐演变成红歌会,唱起革命歌曲,和这个日子有着不同一般的联系,看来都是社会主义的好接班人啊。

原生态

这年头什么都讲究纯天然、纯绿色,说白了就是最原始的,未经过加工的才是原生态的。在小黄就感受到真正的原生态。

小黄的侗族人用最纯净毫无修饰的歌声来抒发感情,同时也深深打动了我。他们的山歌分为两种,一种大歌,是在大的场合唱的,大歌中的高、中、低音美妙结合在一起,还加上纯粹用声音发出的伴奏,时而磅礴,时而婉转,一首天籁之音在没有任何的指挥、乐器的伴奏下,在寂静的夜空中荡漾,让我陶醉其中;一种是小歌,是男女在谈情说爱的时候双方唱的歌,小伙子弹着牛角琴,姑娘羞涩表情唱着动人的歌曲,虽然听不懂她们唱什么,但是从歌声和表情中看到幸福甜蜜的一对。

此次看到的苗族、侗族人,不管是穿在身上的那身光亮的衣服,还是满身重重的银饰,都喜欢闪亮的饰物来装扮自己。于是我从一位阿婆那了解到她们做衣服的整个过程,工序很复杂。首先要去山上采摘植物叶作为染料,用水缸泡着,等到几天后叶子会腐烂水也会变色,此时把从纺纱到织好的布放进染缸内染色,再晾干,再用牛皮熬出的油来浸布,再晒干,再用木槌捶打,这样反复几次,以让布能光亮,同时又坠性,这样才能开始做衣服。

当地的木房也是一大特色,建造一座房子不会用到一根铁钉。首先会用搭建整个房子的主梁,再开始放置木板。房子的结构一般为三层,第一层作为圈养牲畜使用,第二层作为住宿,第三层作为放置或晾晒粮食使用。


美食伴我行

酸汤鱼、排骨,酸肉,野生蕨菜,糯米酒,听到这些美食名字,就知道不虚此行。到了贵州才知道,这里擅长制酸,亦喜食酸食。有句民谣:“三天不吃酸,走路打蹿蹿”。

苗族妇女的肩膀是最硬的

在西江千户苗寨,我们住在“宋姐的家”旅馆,在寂静的黑夜中我们一行人借着淡淡的月光,微弱的手电光,沿着石板路,听着虫儿清脆的叫声来到寨子深处“宋姐的家”家庭旅馆。好像老天想让我们对此次旅行记忆深刻,所以到旅馆发现这片寨子都停电了,但是也没有影响我的心情。房间干净整齐,很安静,宋姐还真是能干,一个人收拾得这么好。在晚上与宋姐聊天得知,她十四岁结婚,儿子出生不到半岁丈夫去世,于是她一人开始承担起照顾儿子和年迈的公公以及这个家,几十年如一日。如今儿子已经长大,为了照顾妈妈,孝顺的他也没有随着村里的年轻人外出打工,而是在景区工作与母亲一起生活。“苗族妇女的肩膀是最硬的”这篇文章是一位曾经来到宋姐家住过的北京记者为她写的一篇文章,宋姐把她表好挂在客厅。苗家女真是不简单呀!


一个枪手的葬礼

岜沙是中国最后一个带枪的部落,这里的男人留着长发,肩上背一支枪,腰上跨着铁砂、火药、砍刀,还有姑娘送的刺绣饰物。虽然现在已经不打猎,但是他们还是会带上这些。他们敬重树,在他们看来,生命是一个不断循环的过程,一个人出去,表明祖先魂灵以肉体形式来到世界,一个去世,表明祖先魂灵回到远祖中去,生与死只不过是灵魂与肉体的交替形式罢了,于是, 每当寨子里诞生一个孩子,他们就种下一棵树,拱起他魂归故里的桥,在密林深处埋掉死者并消处掉他在世上的工切痕迹,同时,在死者身上再次种下一棵树,生命便以另一种形式重新开始。

作者驴友:菁菁
美丽的贵州···

Powered by Discuz! 7.0.0

© 2001-2009 Www.Go2cn.com.

中国穷游网 |联系我们 |论坛统计 | | TOP

GMT+8, 2019-10-17 07:54, Processed in 0.086331 second(s), 8 queries, Gzip enabled.